本网爆料、投诉:

余杭晨报新闻热线:8008571600(免费) 手机:13735501111 QQ:133571600

余杭新闻网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母亲和她的小丝网

新闻来源:余杭新闻网-余杭晨报 | 发布时间:2019/7/27 21:18:20 | 我要举报
  母亲坐公交车镇上出街,走进一家售卖各类农具的不起眼小店随意闲逛,店铺墙壁上挂有一张渔网,网不大,是专门捕获小杂鱼的丝网,她毫不犹豫地买下了。那天母亲回到家,未来得及坐凳上歇一歇,便兴奋而迫不及待地将网取出,有些小得意。整张网长而窄,一侧边缘由一根绿色尼龙绳从头至尾贯穿,结网的尼龙线白色而纤细,质地软,网眼小,看起来似孩子们过家家玩的东西。母亲边愉快地讲述购买经过,边仔细抖开给大家瞧。我猜想,她今日没带一点纠结就买下了,这张小网必是她心里早已萌发的一个小打算或小目标,脸上那自喜便是最好的证明。
  那天起,母亲原本就鲜少的闲暇时光也跟着忙碌起来。她在丝网一端用尼龙绳系个塑料瓶,里面灌大半瓶水,另一端取一根竹筷缠绕持于手上。母亲两脚呈前后开立,面向小河站稳,右手拎起灌好水的瓶子前后空中晃悠,没几下后猛一发力把瓶子往小河中央扔去,瓶子牵着尼龙绳,尼龙绳连着丝网,一起被抛至河道中央,瓶子落入水中呈半浮沉状,绿绳妥妥地一字排开。母亲一脸认真地站立河埠头,手里拽紧筷子端的绳子,以期盼的目光望着水面。
  一会儿工夫,丝网有了动静,水上回转起几个小漩涡,丝网线左右微微摇摆,一会儿被弱弱带入水中,一会儿又露出水面,隐约瞧见几个鱼肚白和脊背……母亲满脸喜悦,说有鱼啦!丝网的动静逐渐增强,明显感受到鱼儿极力挣脱束缚的自救动作。母亲伸手拉绿绳,我飞快地奔上河埠头,跑进小天井,拎来水桶在河里打小半桶水。母亲尽可能放慢回扯绳子的速度,鱼儿的挣扎相对减弱了些,才扯回没多少距离,被困在网眼里的小鱼便陆续呈现。母亲一只手端住鱼和网,另一只手顺着网眼拉扯小鱼,网眼小,鱼身比网眼略大一点,刮擦掉好些鱼鳞,银色鳞片把丝网装点得明艳又闪亮。
  第一网收获还不错,母亲满足得眉开眼笑。等重新梳理收拾好丝网,母亲第二次将瓶子往河道中央掷,这回她让我坐在河埠头大石板上,叮嘱我看好,万一有船驶来就赶紧回拉,说完大步跨上河埠头,只剩急匆匆背影。河道上没有任何船只往来,我专注地望向河面,水里除了鱼,还有各种各样的倒影,大树挺拔而繁茂,掩映大半个河道,瓦房子虽不高,白墙黛瓦和大树碧翠的色彩一起映进了水里。母亲来了,手里多了一只碗,碗内些许剩菜饭。她左手持碗,右手抓起碗里饭菜往远处横斜蜿蜒着丝网的河道抛撒。我好奇问母亲是为何,她神秘地笑笑。
  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小鱼成群急速围拢,网周围水域顿时翻滚晃荡起来,这次的漩涡可不是一两个,鱼脊背呈黑压压一片。约莫一两分钟的事,水里越来越多的鱼儿东拉西扯起丝网。我兴奋极了,让母亲快拉绳子,母亲瞧了瞧感觉时机成熟,这次她的动作居然显得有些吃力,鱼儿困在网眼上星星点点白色一片。个别个头大些的鱼挣扎幅度较大,一股子猛劲挣脱快速逃走了,印证了漏网之鱼一说,而网眼上只剩下一片闪亮银色。母亲拉回小网逐一取下鱼儿,我接过一条又一条。它们在我手心扭动,竭尽全力摆脱,也有不小心滑落在河埠头石板上的,努力跳高跳远,跳着跳着,跳回了水里头,消失在眼前。
  第二网收工,桶里已有几十条鱼,全部都是餐条鱼。一些小扁鱼、小鲫鱼、小草鱼、小鲢鱼……早已被母亲扯网时放生。母亲倒掉半瓶水,把丝网上几缕水草和枯枝抖落,抖不下的则小心翼翼地折断挑出,干净部分用筷子隔几个网眼串起来,等整张网全部穿系筷子上,母亲取出干净袋子,收好袋口并扎紧。
  母亲瞧一瞧水桶,笑盈盈地转身到厨房取来菜刀,我搬一张小矮凳,她坐下来高兴地说晚上吃油沸餐条啦,眉眼间荡漾着收获的喜悦。
  餐条鱼身条儿细长,宰杀起来麻烦,可一点没难倒母亲。她用刀在鱼肚上划一个横向浅口,双手从鱼肚下半部分往口子方向挤去内脏,手指翻开鱼鳃盖,拔去两侧鱼鳃,同样的方法在所有鱼身上重复一遍,动作敏捷,娴熟麻利。最后一步除鱼鳞,母亲吩咐我拿来刷锅子的洗帚,她右手握洗帚,左手端住装鱼的淘箩晃转,让我拎起桶里的水往淘箩内浇,同时快速用洗帚在鱼身上刷。她说刷的动作力道不能太大,餐条鱼肉质嫩,用力过猛就会鱼肉模糊,几遍冲刷反复,鱼鳞全部下来了。
  母亲将小鱼逐条清水洗净,控水放盐腌制,等油锅架起,餐条鱼在翻滚的菜油内由银色逐渐变成焦黄色,香味随之蔓延四溢。一般会急速炸上两遍,炸透后的餐条鱼吃起来特别脆,骨头都香酥,毋需担心鱼刺。
  如此捕鱼和沸鱼场景在我小时候不知重复了多少遍,直到丝网上慢慢出现更大的洞眼,母亲修补了几回后终于无法再使用。
  后来,丝网更新换代了,老丝网挂在小屋墙壁上,成了一个陈旧的老物品,母亲一直舍不得丢弃。门前河道几乎没有往来船只,出现了一块块被规规整整圈起的水草,鱼儿像散了会的人,往各自不同方向游走。新丝网无法在水中央径直排开,母亲虽然偶尔还会摆弄一下,却终是不能像以前那样了。我忽然萌生一念头,用母亲丝网捕鱼的方法寻一个开阔的河面去试一试,看新丝网和我能不能给家人添一道小菜。

     作者: 莫琦瑛     编辑: 江舟

相关新闻

余杭区委宣传部 主管 余杭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杭州网新闻网站加盟单位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南苑街道迎宾路363号IFC 1号楼 2207室 邮编:311100 广告业务:86165206 电子邮件:66eyh@sina.com
浙新办[2005]21号 | 新闻许可证 0102006 | 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08107628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0263号

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归属余杭新闻网(杭州余杭晨报传媒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
法律顾问:浙江奇沁律师事务所律师 沈晓斐
ag网站真人
格尔木市| 柳州市| 漯河市| 海阳市| 清镇市| 武清区| 进贤县| 淄博市| 读书| 墨玉县| 大冶市| 都江堰市| 科技| 喀喇沁旗| 平乡县| 荔波县| 奉化市| 安多县| 巴林右旗| 额敏县| 西盟| 宾川县| 韩城市| 玉林市| 奎屯市| 康保县| 渑池县| 建瓯市| 北辰区| 永新县| 韩城市| 龙江县| 香格里拉县| 锦州市| 佛山市| 谢通门县| 柞水县| 曲阜市| 茶陵县| 庄河市| 武强县| http://www.pxcgf.cn http://www.jbnbh.cn http://www.atantuni.cn http://www.mqxsww.cn http://www.kmlhpm.gdn http://www.f27ts.cn